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www.bf66.com > 科学 > 正文

调研职员能从调查切磋项目中拿工资吗,被比廉

时间:2019-11-02 02:46来源:科学
研究生给导师打工成常态 被比廉价劳力 时评:科研人员能从科研项目中拿劳务费吗 “多给导师做事准没错” 最近,北京大学一名研究生因抵制“科研苦力”而发声明的事件引起网络热
研究生给导师打工成常态 被比廉价劳力

时评:科研人员能从科研项目中拿劳务费吗

  “多给导师做事准没错”

最近,北京大学一名研究生因抵制“科研苦力”而发声明的事件引起网络热议。热议背后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高校研究生给导师“打工”、“当苦力”已成常态。学生们私下称导师为“老板”,不仅因为他们决定着学生们每月的收入补贴,更因为他们掌握着学生前途命运的“生杀大权”。科学,研究生“打工”心态面面观许多研究生表示,能够在给导师打工的过程中提高自身的科研水平,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但如果仅仅被当作廉价劳动力,就有悖于研究生搞科研的初衷,亦会助长校园功利主义风气。上海交通大学法律硕士谢琛说,自己在读研期间为导师打工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老师主导的国家重点社科基金的会务、专家的访谈接待、资料整理;二是老师主编的评论的约稿、统稿、翻译和校对。社科基金方面的工作没有报酬,后者每学期会带来两三千元的收入。“专家访谈、搜集整理资料,对我而言,不能说是在为导师‘打工’,整个过程对我也是锻炼。无论导师给不给酬劳,我都愿意参与。认识了一些最前沿的专家,聆听了有见地的见解,训练了思考能力,即便是打杂也能学到东西。”相对于科研项目较少的人文社科专业,理工类专业的研究生为导师打工的现象更为普遍。一般来说,这种支配与雇佣关系以导师手中的科研项目为基础,而导师的项目经费中也有一部分是专门用于研究人员的支出补助。上海理工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研究生施娟说:“研究生期间,每人都要从自己导师那里领取科研课题,导师还会让你帮忙干一些他自己承接的活。干与不干、做得好与不好,基本上就是你的学业表现了,直接影响到是否能顺利毕业。”施娟说,帮导师打工累不累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希望能学到真本事。“但是很久都没有一次师生见面会,没有传道授业解惑,让我感觉自己更像是廉价劳动力。”上海大学土木工程系研究生张烨也感慨:“有段时间帮导师承担项目,几乎天天起早贪黑,忙得没时间写毕业论文、找工作实习。毕业的时候,当面试官问我具体为这些项目做了哪些贡献时,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承担的都是些琐碎的事。”雇佣关系超过师生情谊?虽然自古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但许多学生坦言,如今纯粹而真挚的师生情谊越来越难得,更多的时候,导师与学生之间更像是雇佣关系,充斥着利益的味道。浙江大学信息工程专业博士毕业生丁菁汀告诉记者,许多理工科高校的大牌“老板”除了国家级科研项目,还会在校外接“私活”,有些甚至自己搞企业、开公司。“按照北京、上海等地的劳动力市场价格,技术开发类员工的雇用成本较高。编程、设计调试电路、搭建系统等岗位的劳动报酬每月在7000元左右。而导师让自己的博士生去做同样的工作,劳动补偿只需支付一半甚至更低。”丁菁汀说,“这些应用操作性的工作,本身就与研究生自己的科研初衷有所背离,对前沿性的科研创新帮助不大。加上知道导师在占自己的便宜,学生心里肯定不舒服的。”记者了解到,目前高校教师承担的课题大致分为两种,一类是国家基金项目或科技攻关项目,被称为“纵向”课题。这类课题对理论或技术创新要求高,经费由国家提供。另一类是导师从企业拉来的,旨在为企业解决新产品开发、技术攻关之类的难题,经费来自企业,被称为“横向”课题。华东师范大学分析化学专业研究生姚文俊坦言,只有跟着导师做“纵向”课题,自己才能真正学会研究的方法,获得思维和学术上的进步。“打个比方,在老师帮助下安心做科研,就像是雕萝卜,出的是精品;而为项目打工,就像是天天包同样的饺子,到最后,无非是包的速度快了不少。”问题在于,现行研究生培养模式下,“雕萝卜”与“包饺子”的同样都能拿到“高级厨师证”。不少学生表示,踏上社会之后,用人单位最看重的还是毕业证背后的含金量。长远来看,导师的不负责会使学生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原标题:研究生岂能沦为导师的“科研苦力”)更多阅读北大研究生发声明退学抵制“苦力科研”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严格限制国家课题的劳务费用只能用于支付研究生等的劳务费用是对的,但没给教授资金使用自主权,是不足的。应该对科研管理体制和学校人事制度进行系统改革,对科研人员实行年薪制,让待遇与课题经费脱钩。

  “以前在外地读硕士时,也是管导师叫老板,管补贴叫工钱。”与赵毅同校的一位博士生陈勋说,“还要看老板的人品好不好,课题的含金量高不高,我们的表现好不好,工钱0到500元不等。”

《南方周末》近日刊发一篇文章——《科研体制改革要从允许课题组成员获得劳务开始》,该文称,按照现行政策,国家社科基金和自然科学基金规定:劳务费只能发给参与项目的研究生、非课题组成员或无工资人员,课题组成员不可以有任何劳务费,而且发给这些人的劳务费还要求不可以超过项目总额的5%~10%,这意味着100万元的项目最多只允许支出10万元的劳务费。假如要5个研究生参与研究工作,每个研究生一年的津贴2万元,相当于目前的最低工资,难怪有研究生状告导师或者背地里说自己是廉价劳动力,实际上那个导师更冤枉,他连这点劳动报酬都还没有呢!为此,改革科研管理体制的第一步,应允许科研人员获得合理的劳务补偿。

  回顾两年多的时光,陈勋感觉,“老板”平时和学生的交流并不多,直接的学术指导也很少,只有到了最后总结的时候老板才来审查。“一个导师门下有十几名甚至几十名弟子,那么多人,一个个管哪里管得过来。另外,老板还要经常出席一些年会,抽时间外出交流,最主要的还要拉项目、拉课题。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我们在一起?”

该文作者或许不清楚,我国此前的科研管理体制,就有科研经费提成制度,通常,纵向经费(即国家、政府课题经费)可提成10%,作为劳务费用。而横向经费(企业和社会机构课题)则可提成40%作为劳务费用。近年来,国家对纵向经费的劳务费用作出明确限制,相当于取消原来的纵向经费科研提成制度,这一改革方向是正确的,只是由于没有及时配套科研人员薪酬制度改革,导致现在又出现恢复科研提成的“改革呼声”。

  据陈勋反映,科研项目一般有纵向项目和横向项目两种。由政府长期设立的各类研究基金支持的项目,比如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社科基金项目、863计划、各部委或各级政府设立的研究基金资助的项目都算作是纵向项目;而委托的项目,比如企业的项目,就算作是横向项目。他告诉记者,如果导师名气响,比如有863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学生往往乐意给这样的老板打工。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上海市财政局会同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修订了《上海市科研计划专项经费管理办法》,据说,有科研人员评论说“看了以后,太感动了!”因为新《办法》扩大了预算调整范围,下放了预算调整权限,提高了科研经费中劳务费的比例和标准,并将结余资金留在了项目承担单位。

  “现在,老板成了项目包办人。”陈勋说,一次卧谈会中,室友说起他们的导师这样告诉他们:“你们读博士的经费,就是我出钱给的。你们不好好地做实验,不早点结题,就别想按期毕业了。”陈勋有些无奈:“感觉我们就是廉价劳动力,一天到晚累死累活,老师对我们还不满意。”

当初设立科研经费提成制度的初衷,是为了激发科研人员的科研积极性,也可以一定程度提高科研人员的待遇。但是,这一制度近年来却存在很多问题,首先,一些人把申请科研经费作为致富的手段,把申请科研项目异化为争夺资源的游戏,在科研项目申请中充斥着潜规则,科研人员申请到课题还没开展研究,就把提成的劳务费,装进自己的腰包;其次,由于不同学科的课题资源不同,大学的教授呈两极分化,拿到课题多的教授待遇很高,成为富翁,而课题较少的教师则挣扎在生存的边缘。

  而正在参与某课题基础设计部分的同济大学的研究生杨云则认为,“学生不能算是廉价劳动力。”她提到,如果在读研究生期间一点也不参与导师的课题,以后找工作也难。

针对这些弊端,有识之士不断呼吁取消科研提成,随后,国家科研项目对劳务费的支出、使用作出明确要求。但遗憾的是,我国高校和科研机构没有配套进行改革,还是按照原来的“基本工资 津贴 奖金”薪酬制度,对教师进行考核给予相应的薪酬,其中,津贴和奖金部分主要来自教师本人申请的课题经费。

  “我们工作组一般由1个或者2个博导、1个硕导、几个讲师,再加上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组成。”杨云参与的课题分为几个部分,如数据解析、数据模拟等,导师也分给了不同的学生来做。“女生有时会被派去整理整理零件,男生还会被派到工地上去。”

按照这样的薪酬制度,教师要获得更高的收入,就必须申请课题,从课题中领取劳务费用(津贴和奖金只是换一个说法)。问题也随之而来。其一,国家课题,只允许支付参与课题的研究生、无工资人员的劳务费,那参与课题的教师,要获得劳务费,就需要违规操作。具体手法有二,一是通过给研究生支付劳务费再让其返还的方式,获得劳务报酬;二是通过本人负责的横向课题经费(或其他人负责的横向课题经费)进行资金腾挪。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大部分高校和科研机构仍旧保留横向课题经费提成制度,为此,科研人员可把横向课题的设备费在纵向课题中报账,同时到横向课题那里去兑换劳务费。这使近年来科研经费使用频出丑闻。

  由于参与导师的课题也牵涉到毕业论文、奖学金评定等问题,“多给导师做事准没错。”周围很多同学也大多参加导师的各个项目。“参与老板的课题,出成果了,学生也有成就。”杨云提到,老板和老板之间也会交流学生的表现怎么样,“我们干得好了,老板也有面子。”

怎么解决这一问题?是回到允许科研人员继续在国家课题中领取劳务费的老路,还是针对目前的问题深入推进改革,将关系到我国科研的未来。以笔者之见,允许科研人员从课题经费中提成作为劳务费用,将其作为薪酬的一部分,实践已经证明走不通。严格限制国家课题的劳务费用只能用于支付研究生等的劳务费用是对的,但没给教授资金使用自主权,是不足的。应该对科研管理体制和学校人事制度进行系统改革,对科研人员实行年薪制,让待遇与课题经费脱钩。如此才能遵循科研规律,保障科研人员的权利,释放科研活力。

  上海财经大学的研究生吴贤,同样忙导师布置的任务——翻译导师给的几十页外文稿。他告诉记者,导师最近在翻译一本有关企业管理的书,现在已经把原著分成了一项项任务,派到他所带的各位博士、硕士身上,“博士翻译的比硕士翻译的页数多、责任重。”据吴贤向师兄、师姐了解,这是导师一向的做法,最后成书时署上老师的大名。他表示,自己很愿意给导师做事,有没有报酬都没有关系,但并不希望老板以研究的名义,把学生当成老师减负的工具。“顶级导师是成天飞来飞去的,名导师是忙来忙去接题的,一般导师是评来评去的。我的老板算名导,门路很广,一年可以拿到三四个项目给我们来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遇上没项目做的话,生活费也不够,还得去外面找工作。”湖南大学的研二学生王军这样说道。目前,他正在参与导师布置的企业汽车节能优化的项目。

  “你给他做事,他给你发钱,就是这样。我们导师蛮好,有时间的话会关心学生,这个雇佣关系跟外面的企业老板还是不一样的。我们如果要找工作的话,老师还会主动去推荐和关心。”王军表示。

  “我帮老板做事是没有钱的。”上海师范大学的研究生郑枫说,“现在只能承认,导师带研有向公司化发展的趋势,而且愈演愈烈。比起外面的公司,在学校里给导师干能拿的钱真是少多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考研频道 考研论坛 考研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编辑:科学 本文来源:调研职员能从调查切磋项目中拿工资吗,被比廉

关键词: www.bf66.com